2017年共享单车产业升温可达5000万用户规模

  “打破一亩三分地。”三年前,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听取京津冀协同发展工作汇报时的话言犹在耳,也为三地跨区域协同发展开启新的大门。三年来,北京多领域借势前行,环保、新能源车、冰雪等产业在变局中重生。城市功能重新排列组合,旧生意逝去,新商机溢出。本组系列报道讲述了企业泛舟全新起锚的故事。在首都功能疏解的大潮中,大城格局由此一新,产业蓝海浮出水面。
2017年共享单车产业升温可达5000万用户规模
  从1辆车到10万辆车只用了4个月,这是北京马路边“橙黄大战”的互联网速度。如果不是摩拜、ofo,在城市出行中被边缘化的是“自行车王国”的概念,也是一个产业和一种慢生活节奏。因为共享单车,“互联网+”、共享经济、交通变革,甚至制造业升级、公共服务改革,诸多要素找到了产业融合契合点。对于一座城一群人而言,用App踏转的不只是一辆车,也是交通疏解、绿色出行、创新涌动、城市形象提升的加速器。

  重回出行风口

  自行车的价值越来越被“油电气”驱动的汽车、电动车包括电动单车、三轮车取代。摩拜、ofo让自行车重回大众视野,尤其在人群密集、通勤需求旺盛的短途出行场景下,单车与城市的化学反应正在显现。

  一张共享单车App“满屏”的手机截图过去几个月一直在网络流传。根据北京商报记者统计,已有20余家共享单车企业面世,摩拜、ofo之外,还有小鸣、小蓝、智享、骑呗、优拜、快兔……

  共享单车,以“无桩”和“互联网取还车”为特点,除了摩拜、ofo等几家,绝大多数企业的单车于去年9月之后才正式运营,过去几个月不到一星期就冒出一个新品牌。疯狂劲头堪比2011年团购市场的“百团大战”。

  作为风头最盛的代表,从汽车记者到科技记者再到摩拜创始人兼总裁,胡玮炜的创业路源于易车CEO、蔚来汽车董事长李斌的启发:“有没有想过做共享出行项目?”

  “我有一种被击中的感觉,立刻就说我想做这件事,然后李斌就投资了我。”胡玮炜介绍,她在国外看到过类似的项目,而作为用户,超级返利,对国内公共单车的痛点深有体会:车子不好看,办卡很麻烦,取车还车要到固定地点。

  “能不能做一款无固定桩、随取随还的共享单车?”胡玮炜把之前在福特做技术的一个朋友拉过来作为合伙人。

  摩拜的目标是,让一个城市更适合骑行,让更多人在0-5公里的出行范围内选择单车。对于5公里内的单车需求,胡玮炜看到的一个数据是,每100个人需要一辆自行车。以北京现有2000万人计算,大概就有20万辆自行车的市场需求。

  共享单车到底在城市出行扮演什么角色,想要解决什么问题?在骑呗单车联合创始人吕城江看来,“让出行更便捷”是共享单车的使命,骑呗希望解决人们出行“最后一公里”的小难题。

  这几乎是所有共享单车的共同目标,在团购和网约车之后,共享经济领域再度百家争鸣。

  调研机构艾媒咨询预计2019年中国单车租赁市场规模将上升至1.63亿元,用户规模将达1026.15万人。

  而现实比预测惊人,ofo今年1月宣称,ofo当前已连接的单车总量达80万辆,总用户人数超1000万,日订单量超180万。来自Trustdata的报告则显示,摩拜单车月活跃用户量已超313万人,日充值笔数超过10万笔。这还没有计算不完全重合的ofo、小鸣单车等其他企业的数据。

  因此,过了不到4个月,相对艾媒咨询,比达咨询大幅度提升了市场预测,2017年共享单车市场用户规模将继续保持大幅增长,年底或达5000万用户规模。随着微信小程序的上线,让共享单车这类“用完就删”的App更具魅力,也能更好地获得用户。

  据悉,摩拜北京经过近4个月的发展,在北京地区运营的共享单车(含摩拜经典版和摩拜轻骑Lite版)总量就超过10万辆的规模,上海、广州、深圳的规模也已经突破10万辆。

  规模之后是资本的力量,摩拜已经完成四轮融资,与主要竞争对手ofo旗鼓相当,双方合力吸入超过20亿元真金白银,投资方囊括了腾讯、滴滴、金沙江等重要产业资本。无论是车还是钱,战斗才刚刚开始。

  驱动产业升级

  如果只是用户和交通工具的故事,共享单车的火爆也就止步于多了一家互联网出行平台。相较于汽车,自行车是一种更容易被消费需求反向影响的产业,它的轻巧和低门槛也就让产业变革有了更弹性和迅速的反应时间。

  今年1月23日,摩拜单车宣布获得富士康的战略投资。而比投资更重要的是获得富士康500万量级产能。据称,富士康将专门开辟摩拜单车生产线,两家公司将在单车设计领域展开合作。

  科技代工巨头富士康,借着与摩拜的合作挺进自行车市场,这是生意,却有着无可置疑的“鲶鱼效应”。有业内人士感慨,富士康都进来了,那些传统自行车生产商会怎么看?要知道,摩拜和富士康甚至有着破局野心的宣传口号:绿色出行,以摩拜的“中国创造”助推“中国智造”。

  “我把摩拜叫做中国新制造,它提供了一个中国制造业的升级范本:制造业+公共服务。”诸大建是同济大学可持续发展与管理研究所所长,2016年5月他从儿子那里知道了共享单车的存在,体验之下大为赞赏。作为研究分享经济和循环经济的专家,诸大建经常到国外去交流,每每苦于找不到一个中国本土案例来讨论,只能提一个瑞典的洗衣机公司——这个公司把洗衣机安装到很多小区里,供用户按次数租赁使用。

  诸大建说,从全球趋势来看,城市出行模式的优先顺序,一是步行,二是单车,三是公交和地铁,四是小汽车。在他看来,过去几十年中国很多城市的发展思路恰恰是倒过来,过分强调小汽车的发展。直到城市越来越拥堵之后,才意识到要发展自行车,黑丝妖主调直男 黑丝嫩脚插跟高跟侍奉 吃鸡鸡射贱狗嘴里在路权保障上会向自行车和步行倾斜。

  在摩拜创业初期,“互联网+制造业+公共服务”并不容易,天津武清的汊沽港和王庆坨是中国北方最大的自行车生产基地。平均每四辆国产自行车就有一辆产自这里。胡玮炜最早到达位于天津的北方最大自行车市场,发现里面什么配件都能找到,但依然找不到一家愿意跟摩拜深度合作的公司。最后,她被迫下决心自己成立一家工厂来生产自行车。

  与摩拜不同,ofo所有车辆均由代工厂生产。易豪公司就位于天津,除了生产自有品牌“跑狼”自行车,该公司主营业务已经转移为代工ofo的共享单车。

  此前有消息称,ofo在天津的多家代工厂日产量在1.2万辆左右,每辆成本在300元左右。由此估算,ofo每天在天津的投入就在360万元以上。而摩拜的成本要数倍于ofo,摩拜目前的产能为每天1.4万多辆自行车,年产能超过500万辆。

  在比拼车辆数量和城市覆盖度的当下,光是生产共享单车就是一年数十亿元到上百亿元的大买卖。这无疑刺激了中国自行车市场。

  2015年是传统自行车厂商集体转型的一年。有业内专家指出,自行车作为耐用品,产品的生命周期一般是两三年,所以自行车行业每隔两三年就会有一次行业波动。飞鸽车业是天津老牌自行车公司,共享单车出现后主要给ofo做整车生产;从事了20多年自行车生意的凯路仕董事长邓永豪加入小鸣单车创始团队;上海老牌自行车品牌永久选择投资了优拜单车。

  民营力量的共享单车还刺激了“国家队”动作。由北京市海淀区国有资产投资经营有限公司与易代步合资的海淀“智享自行车”已经在海淀开始运营。与ofo、摩拜相比,海淀智享自行车可实现回收废旧车辆和共享出行两种作用,投入成本更低。
上下导读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