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传销:亮碧思改名BV集团APEX!32小时逃离经历。

香港传销:亮碧思改名BV集团APEX!32小时逃离经历。】  太容易相信人太善良有时候也是一个坏处。  ----博取我信任的前奏----  去年认识了两个福建女孩,觉得她们人很善良,所以经常有来往,十分信任她们。知道她们在香港做生意,问及做什么生意,都说是贸易,做红酒和精油、奶粉之类的。两个人都开着奔驰跑车,还经常跟我透露自己有多处房产。说自己不愿意靠家里白手起家出来闯。起初我还对如此独立的女孩心生敬意。  因跟她们谈及自己在找投资项目,没想到两人邀请我去香港,说腾出3天时间考察一下她们的项目,因为信任所以没有多问。还跟我说帮我在香港订房,我觉得这么细心安排行程也是可以的,要我交3,200元(其实香港订房很方便,一般单人住宿300-700不等,即便是2房1厅的旅社,一晚也是1,000左右,所以我以为是订了比较好的酒店房间。)   ----来到香港的早上----  4号的早上很早就起床了,8点前就到了香港长沙湾。福建女孩(简称LQ和TQ)来接我,我们先吃了早饭,三个人吃了100港币,我也买了单。她们领我到一所旧公寓存行李,小小的房间堆了很多行李,应该是跟我一样过来的人(心里纳闷怎么这么多人过来看,我以为是姐妹俩的公司,我过来看看玩玩就可以了)。结果令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姐妹俩把我带到了荔枝站旁边的一座楼,走楼梯上了二楼,我整个人都懵了,很大的场地,比菜市场还要吵闹,甚至还有人在鼓掌欢呼。大概有大几百人甚至上千人,有许多的小圆桌,十个人左右围着桌子座,每张桌子都有一个人在宣讲。我整个人感觉都不好了,感觉很不舒服,场内有股让我犯晕的香水味,很恶心。乱哄哄的地方,有很多70后大妈,烫着头发,穿得像暴发户一样很low,很多人都情绪高扬。  在场内,两姐妹跟我介绍很多男的女的“成功人士”,跟我说他们的成功经历,都是说以前在打工甚至做老板了,进了BV发家致富,要我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很多人都口称月入五六位数(我心想你这么牛逼还会让这么多人来分蛋糕吗?),说这是一份赚钱又帮人的“事业”,她们每个人都互称“家人”或“兄弟姐妹”。  两姐妹也把我拉到了一张小圆桌,跟我宣讲的女孩一开口就暴露了自己的学历,比较粗,没什么涵养,然后开始鼓吹自己公司有十多年历史,很牛逼,老板叫黄树雄,很牛逼,之类的。我心想,这种seminar真的很村。然后村姑开始讲所谓的BV集团APEX的产品架构,有上百种,但她只讲了主打产品:法国波尔多红酒(说是老板买下了有上百年历史的庄园),Esterbel 1983(还是1883什么的),ED pinaul(好像是这么拼)说是法国奢侈香水,还有Inovital的奶粉和保健品。整个形式就是很鼓吹,无论宣讲人说什么,她们的人都会跟着附和“对!”甚至鼓掌欢呼,由此可见她们都是经过系统的讲话培训的,不然不会这么一致,宣讲人应该也是讲过很多遍的。我环顾四周,感觉应该是有许多很多个团队,一撮人一撮人聚在一块,像打了鸡血一样鬼叫,他们普遍都是低等教育甚至没读过书的,置身其中,感觉自己被拉LOW了一百倍。大部分都是内地人,应该都是像我一样稀里糊涂被骗过来的。  如果真的那么牛逼,为什么香港人不做?如果在内地合法,为什么不干脆在内地招商需要这么大动干戈,美其名曰直销,实在恶心。  还有人当场交了5,200做零售商(港币还是人民币我忘了)。  整个早上给我的感觉就是:LOW、忽悠。   ----下午的洗脑课----  吃完午饭,又开始了。简直就是让你没有休息的时间,姐妹俩紧跟着我。她们发了每个人一个挂牌,她们的带子是红色的,我们这些被哄过来的人是粉红色的。  下午去了一个比较高档的写字楼看产品,不准我拍照,说香港比较注重版权,我心里就MLGB,I mean what???我去哪个超市不能拍照,你们几瓶破红酒害怕我拍照,不是说有专利吗?反感至极。进了一个展厅,有几排柜子,放了她们的产品,她边走边跟我介绍产品,我不感兴趣,也听不进去。  看完产品,大几百号人进入一个演讲厅,一半的人是她们的人,带着红色带子的。我发现下午见到的坐在我周边的人跟早上坐在我周边的人是一样的。红色和粉红色被隔开坐,可能怕我们交流,场内红情色绪高涨,好像打了鸡血一样鼓掌、欢呼,真要命。在欢呼声中,一个姓梁的八零后上台演讲,下面的人高喊:“梁总!梁总!”应该是她们大团队的鸡头。我表现的很冷漠,我一玩手机,跟着我的女孩TQ就叮嘱我不要玩手机,要认真听。  然后所谓的梁总就开始演讲,内容比较散,除了讲主打产品有多牛逼,其它都是给你打鸡血,还有讲BV做的太好,同行眼红,网上有很多负面新闻和差评,就是给你打强心针,让你不要相信网上的内容。还说香港是自由贸易之都、法制健全,在这里不能做坏事,也不会有人逼你。全程夹杂了很多黄色笑话。所谓的梁总口才非常流利,不知道演讲了多少遍。边讲场下的红色就跟着鼓掌欢呼,一屋子的鸡血,让我很反感,因为我的反传意识是非常强烈的。   ----晚上的洗脑课----  上完下午的洗脑课,我已经非常疲惫了,因为早上6点多就起床了,这样的轮番轰炸式洗脑,让我又累又恶心,对福建两姐妹的好感全无。心里已经策划怎么跑了,于是吃饭期间我假装听电话,出门听一下电话,TQ还跟出来,打了两次电话,都是跟的很紧。我跟LQ说明天公司有急事,我得赶回去。那时候就想她们把行李还我,我打的飞回深圳,不想再听这些垃圾课。但姐妹软磨硬泡,让我听完晚上的课再走,无奈我还被拉到第一排坐下。一群村姑村爷,都是一个“团队”的,和我早上、下午见到在我周围的人,都是同一批人,我猜是BV的小团队之一,她们的头叫沈哥,沈哥的老婆叫龙姐。三十多个人在一个房间里,其中有十多个人是和我一样的,也是被隔开坐。  为了调动气氛,她们放了很high的音乐,拉所有的人上台扭,我这个酒吧都没扭过一次的人,居然被拉着扭了5分钟,实在是被迫!太好说话太善良真的是被人牵着走,但那种环境下,你是不能抗拒的,因为有好多个大块头男人。  跳完之后,一个村姑上台主持,每一句话都是黄色笑话,很恶心,十分没有教养,跟这种人在一起,倒贴我一百万我都嫌脏。但他们乐此不疲。带着疲惫和干涩的眼睛(已经起了红血丝)听完这些“牛逼”的产品(他们又把产品讲解了一遍,并宣传黄树雄有多牛逼。一直强调这是直销,还说直销的市场前景很广大,好像不跟着他们就亏了一个亿一样。)底下已经有新来的村姑被洗得很心动了。  听完我借口说我今晚一定得回深圳,她们一直拉着我说机会难得我不能错失,还说让我听完接下来的课程,因为我已经交钱了,我蹭到wifi百度了一下,第二天的课程就是告诉你心动的利润、切大盘成为代理。我心里想无论如何我今晚一定要跑。  估计是听到我要走觉得我起了疑心,拉了不同的人跟我聊天,一个女的说她刚来的时候很清高不理人,但是加入之后团队真的很棒,自己也赚了很多钱。还有一个叫龙哥的,说这个团队就像一家人,大家都是“兄弟姐妹”(我不想有这么low的兄弟姐妹)。一拖就从9点半拖到12点,但我依然很想走。  姐妹俩又跟我说明天早上再走,面对缓兵之计,我只能就范,因为行李还放在他们那里。没有压我通行证和手机,已经是万幸,在香港这种地方,估计她们也不敢。   ----来到垃圾住宿点----  姐妹两把我带到一个住宿点我整个人都蒙圈了,非常小的屋子,挤了10个女孩子,5张上下铺。妈的这种住宿,每天晚上200都不需要吧?心里觉得异常恶心,但只能将就。她们一群人围在一起喝啤酒吃水果,所谓的龙哥还提了一箱啤酒上来跟大家聊天,那时候已经快1点,我非常累,心里很抗拒。他边聊天边给大家展示他们团队四处去旅游的照片。(我真的一点也不羡慕)和我一样过来的几个女孩子听的很开心。不久,他也回去了。  我洗完澡准备睡觉,还有两个她们团队的女孩来跟我聊天,TQ故意在我面前问她们:你当初为什么进来。然后女孩就开始说一段自己坎坷的经历,刚来的时候也是很反感这里,但是慢慢的觉得这个团队很温暖大家就像兄弟姐妹一样相互帮助,自己也赚到了钱。(每个人都能赚到钱,牛逼,你们应该带全中国一起发家致富啊呵呵。)QT明显是想消除我的担心,一整天都让不同的人变相跟我洗脑。  她们有普遍的共同特点:地位低下的女性或男性,文化水平普遍低,视野狭隘,进入BV之前并没有世界观,头脑简单;她们都是用生命在卖产品,对产品深信并推崇,觉得“做生意”比打工强,彼此以“家人”和“兄弟姐妹”相称。应该是经过系统的说话培训或心理学培训,很会占攻心理。   ----坎坷逃离----  一晚上睡不踏实,床很小。为了让自己顺利离开,5号的早上5点半,我就起床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很夸张,我居然穿着拖鞋,连内衣都没有穿。带我过来的两姐妹睡在大床上,挨着我,我们的上铺都睡着人。但因为有几个女孩睡在大厅,我的行动已经很轻了,但其中一个短发女孩还是醒了,在门口拉住我说:“你在干嘛?你和TQ说了吗?你等一下,我让TQ和RQ起床送你!”因为门锁比较复杂我打不开,只能被迫等待,于是她们两姐妹磨蹭到6点半才带我下楼,我说我直接打的走,她们又拉着我说吃完早餐再走。香港都是7点才开餐。于是磨着磨着吃完都7点半了。还一直拉着我说话,企图攻占我的心里让我留下,但说什么都没用了。她们还是一直跟我软磨硬泡不让我走。我一看时间快八点了我就急了说我得走了,很激动,茶餐厅所有的人都看了过来,两姐妹也不敢怎么样。我很气愤,扭头就走。还有不给走的意思?我真的有这么好说话吗?看似人身自由但是她们一直紧跟着你。  我气愤走出餐厅到大街上,她们还上前拉着我,让我把话说清楚,还要我打电话给我上司(因为我说上司叫我今天回去办事),我不愿意,我说没什么好说的,对于这种控制我很反感,她们一直拖着我,我气愤大喊让她们别跟着我,街头上的香港人注意到了我们的举动,还有位大叔用粤语问我们在干吗。我依旧扭头就走不管她们,在路边拦的士,她们居然还跟了上的士。我跟司机说去落马洲。路上两姐妹一直跟我说话,还是企图攻占我的心里,我什么也没说,因为我明白她们还是想我回去。  一直到了落马洲,她们还是一直缠着我说好话。在落马洲的士落点还磨了我20分钟,让我走不动,但我心想反正我都到落马洲了,你敢怎么样。直到我过关之前,还一直跟着我。  回到深圳,我把这两个曾经十分信任的女孩拉黑了。  真的是一堂刻骨铭心的信任教育课,以后不再轻易相信人。  回想起来真是后怕。如果她们扣了我的通行证和电话,我应该怎么办?不敢去想。  惊醒所有人:一切要你去香港考察贸易项目的,都不要掉以轻心,落入圈套。,头条新闻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