彻夜无眠!长江日报4路记者现场直击巡堤

  防汛对于武汉
  历来都是“天大的事”
  二级响应下的武汉到底怎样在防汛?
  昨晚8时
  头条新闻itvgov.cn记者兵分四路进入
  武汉青山、蔡甸、
  江夏、东西湖防汛堤段
  与巡堤人员一起值守堤防
  青山江滩
  9日晚上10时30分,在新沟桥街防汛分指挥部,8个值守人员到齐。做完交接,当天带班领导罗颢开始分配巡堤的位置。“我们站成一排往前进,电筒、竹篙拿好,大家走密一点。”
  罗颢(中)与队员一起巡查。
  值守人员每班分成两个小组,轮流巡堤。4人在40°左右的背水坡上呈一字排开,一人在堤肩,两人在半坡,一人在堤脚。强光手电的光束在草丛里交叉,寻找着积水的反射。
  罗颢1991年开始从事街道工作,防汛成了他参与近30年的工作。对于寻找管涌、散浸等,他有一套自己的方法。“首先是踩,地面的软硬可以感觉得出来。其次是看,一定要仔细,发现积水一定要用竹篙探一探。还有一招是听。”罗颢记得,1998年抗洪时他用上了“听”,“找管涌可以通过听树林里流水的声音。”
  罗颢与巡查队员在江边查看水情。
  队伍行至建设六路公交站,有队员发现地上的草是湿的。9日一整天的太阳,背水坡前几天的雨水基本都干了。罗颢排除了喷淋设施漏水的可能后,依然没有找到水的源头。他马上叫队员插上提前准备好的小红旗,现场给区防汛抗旱指挥部打电话。大约十分钟后,专业防汛人员到现场查看,原来是地下埋的管道渗水。虚惊一场。罗颢说:“我们的宗旨是宁可错报,不可漏报。”
  新沟桥街防汛堤段为武青堤建设四路至建设六路,全长1380米。为了合理配置人员,街道在堤段两端设立了两个指挥部,分别向东西前进,在建设五路汇合折返。去时巡查背水坡,回时巡查迎水坡。
  在建设五路小广场,罗颢专门带着晚班班长周恒到水边看了看。这里有水泥台阶,罗颢靠数台阶记录水位。“周二有7级没被淹,现在只剩3级了。水涨得很快,防汛的压力很大,武青堤建设五路紧邻倒口湖,这是我们观察的重点堤段。”
  今天凌晨3时30分,周恒第三次上堤,发生了一点小插曲。检查建设六路广场时,他发现两处异常:江水淹没的范围有扩大的迹象;地上有大片不明原因的水渍。拍照并和队员讨论后他还是拿不定主意。
  周恒到建设五路广场去看了看之前看过的台阶,还是3级台阶,水位没有明显上涨。还是不放心,他又跑去街道另一个分指挥部请来更有经验的队员到现场查看,才打消了担心。
  满头大汗回到建设六路的分指挥部,大家一坐下就找凉茶喝。做完巡查登记,下一班马上开始,保证堤上随时有人。
  洪北大堤
  9日晚,头条新闻itvgov.cn记者前往蔡甸区通顺河洪北大堤,体验大堤夜晚值守。截至晚9时,通顺河北垸闸外水位达27.59米,已超历史最高水位。
  刘治洪(中)和两名村干部在大堤上巡查。
  洪北大堤上2500米长的洪北一堤段,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就一直由蔡甸区奓山街25个村联合值守。56岁的蔡甸区奓山人刘治洪所在的大东村,负责其中98米。刘家两代人,均守过这段堤。
  当晚零时,记者跟随着刘治洪、明小晶和陈文三名大东村值守人员,参与夜间巡堤。这段仅98米长的堤段,一趟巡查下来,需花费约半小时。被雨水浸润的坡体,每脚下去,都能踩出一个泥印。
  巡堤时,三名值守人员依次横向巡检堤身半腰处、堤角处和压津台范围。三天前,正是在堤身半腰处,刘治洪发现了4处浸水点,好在经过及时排查,排除了堤身渗水的可能性。
  刘治洪说,今年洪北大堤的路灯投入使用后,夜晚巡堤,不仅效率提高,而且更加安全了,“有了路灯,配上强光手电,草下面都看得一清二楚!”
  刘治洪(中)和两名村干部在大堤内侧进行排查。
  凌晨2时到4时,值守三人组切换为夜间模式,两两外出巡查。凌晨2时15分许,记者随刘治洪、明小晶两人一趟巡堤结束后,返回哨棚,虽是夜间,但因脚下泥泞,步行困难,仍大汗淋漓。
  今年洪北大堤上的值守哨棚,由以往的应急帐篷,升级为有电源供应的集装箱简易屋。房内不仅有空调可用,还有4个通电插座可供电器充电。
  刘治洪在简单地洗漱。
  为了避免熟睡,屋内的照明,彻夜未熄。“房里有空调了,怕睡得太舒服,起不来。”刘治洪略显不好意思地说。
  早上6时,已经完全天亮,明小晶和陈文,再次换上雨鞋,前往大堤巡查,新一天的守堤生活,就此开始。
  长江干堤江夏段
  9日晚,头条新闻itvgov.cn记者跟随江夏堤防管理总段谭家窑分段专防人员一起巡堤守夜。
  大堤上,每隔一段就可以看见一个帐篷搭建的小型值守点,值守人员三五人一组,沿着大堤内排查险情。6.97公里的谭家窑管理段分布着十余座这样的临时值守点,堤上的电线杆上每间隔一个安装了照明灯,照亮了大堤。
  穿着反光背心和胶鞋的谭家窑分段段长朱国祥介绍,8日开始,区内各防汛责任单位便安排人员上堤值守,每个值守点24小时有人轮换,每两小时巡查一次所负责的堤段,重点点位的巡查更为频繁。
  朱国祥和队员一起查看渗水处。
  朱国祥在大堤上工作了30多年,2013年成为谭家窑管理段的段长。对于险段内的重点点位,朱国祥了然于胸。“晚上我们主要观察重点区域和出现渗水的点位,并询问各单位巡堤的情况,巡视一圈下来要2个多小时。”
  晚上8时30分左右,记者开始跟着朱国祥巡堤,沿着背水面堤坡往下,走到压浸台和禁脚地查看地面情况。大雨过后,堤坡部分地段泥泞,已经除过四轮的杂草又冒出头,不远处插着一面旗子。
  “这里就是标记的渗水点。”朱国祥弯下腰,查看渗水情况,“这里有一个小口在往外冒水,但是水量小且没有带出泥沙,说明比较稳定。”
  “中湾闸也是查看的重点,虽然闸口只有一米宽,但一旦漏水水压会很大。”中湾闸的闸口已经封闭,在涵闸的出水口,水面平静,没有水流动,朱国祥才放心离开。
  第一轮巡查完后,已到了近12时,朱国祥来到谭家窑管理段,洗完澡,睡了一个小时后便再次出发。
  朱国祥挨个来到值守点位询问各单位的巡查情况。在江夏经发投集团的值守点位,帐篷外放着一箱箱泡面和矿泉水,值守人员吴强告诉记者,他们当晚有6名工作人员值守,刚刚巡查完600米的堤坡,没有发现险情。
  这处帐篷搭建在路灯下,不断有飞虫聚集,吴强说:“蚊虫都不算问题,昨天我们这还出现了一条蛇。”朱国祥叮嘱,在堤上巡查值守一定要穿胶鞋,这样可以保障安全。
  府河围堤
  府河围堤(东西湖段)李家墩河道堤防所辖内总长度23.5公里。按照每1公里设置1个哨棚的标准,围堤上共设置了23个哨棚,出动巡堤防守人员593人。9日晚8时,记者探访堤防的值守情况。
  晚上8时左右,沿着东西湖塔西路一直向东,很快可以看到一面蓝色的警示牌:非防汛车辆禁止上堤。再往前行200米,有民警执勤的卡口。核实身份后,记者跟随李家墩河道堤防所的工作人员来到了府河围堤10~11公里处的哨棚。一路上,大堤漆黑的两侧都有巡堤人员的手电筒光在不停晃动。
  深夜,巡堤仍在一丝不苟进行。
  晚上10时30分,金银湖街李家墩公司的值守人员王鑫和同事前来交接班,他们负责晚上11时至10日早上7时的大堤巡防任务。“我们一般都早来半个小时,做好准备。”为了更清晰的反应两个班组之间的水位变化,每次接班的队伍上来后,都会在水里插一根竹竿,记录下水面的大概位置。
  “目前府河水位超过27.9米,按照‘二级响应、一级战备’的要求,我们已经做好了充分准备。”李家墩公司值守人员刘冬胜说,“现在守堤的条件有了很大提升,我们要做的就是瞪大眼睛消除隐患。”
  刘冬胜是李家墩村湾的居民,背靠府河围堤生活了几十年,亲身经历了防汛的历史性变化。他说,原来的哨棚就是简易帐篷搭上防晒布,现在除了用上内空更高、更结实的活动伸缩棚,还有集装箱式的工作间,头条新闻,里面有空调、冷柜,还配备了独立的移动厕所。手套全都加厚带涂层,就连手电筒也升级换代,用上了照射距离近300米的防爆强光手电筒。
  一碗泡面,就是年轻人的消夜。
  翻开《巡堤查险记录》,从6月29日起,可以清楚地看到每一个班组的巡查日志。
  刘冬胜介绍,随着汛情态势升级,大堤值守的人员也从最初的3个人增加到6个人,再到现在的8个人。“一个班组巡查一趟大概50分钟,一夜至少走4个来回”。刘冬胜说,在每个公里段,相邻的班组在巡堤时会多走50米,在接壤地带形成交叉检查,“避免出现遗漏”。
  “我们准备了备用土方,提前做好应急准备,一旦出现险情可及时应对。”宋居建指着哨棚旁一人多高的土堆对记者说道。不远处,上百个银白色沙袋整齐的码放在道路一旁,堤脚下的府河水正静静流淌。
  “我是生在这里长在这里,现在守在这里保护家乡。”1994年出生的李雷是村湾里的综治队员。年轻的他在2016年第一次上堤防汛,如今动作已老练起来。6月底防汛人员开始陆续上堤,李雷成为了主力队员。
  “巡堤也讲究经验积累。”李雷说,平时在堤上遇到不懂的就向大家多请教,处理险情最考验判断力。“我不仅是在为家人守堤,也为武汉人守堤。”
  (头条新闻itvgov.cn出品 文字:记者王兴华 覃柳玮 汪峥 张奔设 林坤 通讯员 彭亚楠 方红星 张苗 孙克亮 彭吉松 策划统筹统稿:赵代君 摄影:记者陈卓 何晓刚 史伟 视频:拍摄、制作胡胜 海报设计:王语哲 制作:叶凤 朱晨颖 校对:张莹莹)
  【编辑:邓腊秀】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