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致意|门外弹琴

  作者:梅明蕾(媒体人,爱乐者,读写驳杂。)

  1月30日晚间,我所在的几个与音乐有关的微信群里,几乎同时发布了一个消息:我市著名钢琴演奏家、音乐教育家汪培华老师逝世了。我眼前立马浮现出她永远都温婉雅致的微笑。那应该是她二十多年前的模样。那时我五岁的女儿正跟她学习钢琴。

  武汉市音乐界及爱乐的人们,有几人不知道汪培华的名字呢。自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她与作曲家丈夫冯仲华从上海应聘来到武汉中南文工团,夫妻俩就再也没有离开过她所认作的第二故乡。由中南文工团而武汉歌舞剧院而武汉人艺而武汉乐团而武汉爱乐乐团,单位名称与时变换,不变的是汪培华对借以安身立命的音乐的挚爱。

  那个年代,她是真正的“哪里需要就到哪里去”。她业务能力强,在单位里不是独奏就是伴奏,不是演出就是教学。她为当年红极一时的武汉歌舞剧院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吴雁泽弹伴奏,这一“伴”便是四五年,直到因病住进医院。当年歌舞剧院排演现代芭蕾舞剧《白毛女》和《红色娘子军》时,乐队无人演奏竖琴,有人便提议让汪培华“试一试”。单位派人辗转将乐器偷偷运到她家,汪培华就当真格儿地自学苦练了。几天时间,她双手便打满血泡,缠上胶带后继续练。直到一个多月后,乐队指挥易培坚对她的表现“大为吃惊”。

  作为演奏家,汪培华不光在单位里忙活,也时常去到外地、下到厂矿,为基层听众弹奏一些喜闻乐见的作品。她甚至还曾前往朝鲜,慰问抗美援朝的将士,她记得在硝烟散去的战场上,难得找到一块放置钢琴的平面,是战士们拿石块填平弹坑,勉强搁稳那乐器之王,她就在那样的场境下弹奏肖邦的钢琴曲《革命》和一些中国乐曲,受到前线官兵的喜爱。

  我认识汪老师,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那时她已远离钢琴演奏舞台。她的四周围绕着一众从四五岁到十多岁年龄段学琴的孩子,她退休后的时光被密密实实地分割成一个个细小的单元。从演奏家转而成为教育家,汪培华其实出于偶然。有家长慕名而来,希望她能出面教孩子学习钢琴。作为一个音乐家,汪老师的本心,自然希望在自己行将离开舞台之际,将音乐和美的种子播撒到下一代人的心田。

  某种意义上,汪培华是随其称谓向“汪奶奶”转变而声名日盛的。多少开初被家长所“逼”走上学习钢琴道路的琴童,最后却独服汪奶奶。究其缘由,除了钢琴技艺“门径”的引导,不得不说是她老人家的“爱”字当头。同为从业钢琴教育的汪培华的女儿冯晓华就坦言,母亲爱自己的学生胜过爱自己。我听过汪奶奶与其学生的无数故事,无论是想出百般花样提高学生学习钢琴的兴趣,还是减免困难家庭学生的学费;无论是开办“培华幼儿钢琴学校”,还是促成学生走上舞台而呕心沥血。就我浅陋的体察和认识,汪奶奶对学生的爱,最终不过是以自己独特的方式,让他们真正爱上钢琴,爱上音乐,爱上美,从而有一个美好的人生。所以,当汪老师逝世的消息传开来,反应最迅速,心情最沉痛的,还是她遍布世界各地的学生,当然,也包括我的女儿。

  汪老师的家人告诉我,她遗嘱强调后事从简,她尤其不愿让人见到她晚年的病容,因为她一生爱美。我喜欢英国作曲家艾尔加的那首著名的小品《爱的致意》。我想在这个时刻,让这乐曲陪伴汪老师那充满爱与美的灵魂,该是何等恰切。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